我和我的儿媳妇

Published on Friday, April 27, 2018

作者 张英
婆婆和媳妇自古以来难相处。中国有句老话:“媳妇一饼锣,出门讲婆婆;婆婆一饼鼓,出门讲媳妇”。 媳妇讲婆婆,是讲婆婆如何刁钻难伺候,凶恶无比,不讲理等等;婆婆讲媳妇,是讲媳妇如何不听话,如何不守妇道,不孝顺等等,把媳妇讲的一无是处。总之婆媳难相处,关系不融洽,这不是什么新鲜话题。好多家庭就是因为婆媳关系不好,原本三世同堂四世同堂的家庭,搞得四分五裂,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闹不休。老人不想和年轻人过,年轻人不愿意和老人住一起。有的老娘说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,有的媳妇受委屈说丈夫不帮忙,儿子丈夫两头受气,气氛越来越紧张,矛盾越来越多,甚至闹得妻离子散,也是常有之。

但是婆媳难相处 也不是绝对的
我是个比较强势的女人,干工作雷厉风行,说一不二,眼里容不了沙。 儿媳妇也是个很能干的人。但我们在一起相处较好,我想婆媳关系好不好,是婆婆和媳妇两个人的事,双方都要会做人。
俗话说:“上不慈,下不孝” ,首先作为长辈,婆婆要宽容大度,要有爱心。
我是苦里生,苦里长,懂得社会的复杂,生活的艰辛,吃不饱饿肚子的滋味,一辈子养成了节衣缩食,细水长流过日,一个钱当两个钱用的好习惯,自己的实际行动言传身教。我七十六岁高龄,又因病做过大手术,身体一直不太好。老年人有的慢性病,我基本都有。但我尽力能为,能帮就帮一把。扫地洗碗,孩子吃剩的饭菜,他们不想吃, 我来吃等等。慢慢媳妇感到我这个婆婆是个会过日子的人,以前她喜欢随意倒掉食物,现在常常问我:" 这能吃吗?" 如果我说还能吃,她就不倒掉了,如果某个东西还能用,她也就不随意丢弃了。
另外我想,只要不影响家庭和谐,不影响他们夫妻关系,能包容就包容,能谅解就谅解。 特别是当他们夫妻发生争吵,赌气时,我总是站在儿媳这边,安慰她,为她说话。我想,媳妇也是父母所生所养,儿子媳妇一样疼爱。
我的儿媳也是出身于普通的双职工家庭,当年家中几兄妹,靠父母的微薄工资养活,但有个勤快能干的父亲,父亲把所有的家务都包下,她在孩提年代基本没有受到做家务的苦。
儿媳和我儿子结婚不久就移民加拿大了,在加拿大接连生了两个孩子,没有父母来照顾,一切都是他们自己摸索着干,儿媳妇一切养小孩和做家务的事都是从头学,从头做,吃了不少了苦,受了不少罪。小孩从刚出生到长大,全部都是小两口自己带,我们老人没有帮过一天。现在,我儿媳妇从蒸馒头做包子,到炒饭做菜,过年过节做十几个菜已经不是难事了。真正成为一个能干的巧媳妇了。而且小孩也自己带大了,健健康康,一切都顺利过来了。
我能看到,来加拿大十几年我的儿媳妇长大了,成熟了。 现在她不仅仅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还孝敬公婆,相夫教子。是个合格的贤妻良母了,且性格开朗,宽厚人都做得很好,现在我们一家有六七口人吃饭,一日三餐,她忙里忙外,总是乐呵呵的。
和谐理念拓开了婆媳关系的新篇章。
国家要和谐,社会要和谐,家庭更要和谐。我的家庭,我和我的儿媳在和谐的气氛中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
我们老两口来加拿大后,由于老头子身体情况更遭,又性格古怪,头脑半糊涂半清醒,儿媳妇都是细心地用饮食调养他,使得公公身体恢复得较好。儿媳妇孝敬我就更不用说了,我的慢性病比较多,她耐心地用热敷,醋敷,按摩等,帮我减轻痛苦。儿媳妇平时爱收集小偏方,生活小常识等资料,所以家里大人小孩有个头痛发烧之类的小病,她一般可以自己动手解决掉而不需要去看医生。
闲下来时,儿媳妇常常和我交谈讨论养生之道,保健知识,还有养子女问题等。 她不愿意和我儿子说的话却愿意和我讲,我不想和儿子说的事愿和她讲。现在我和儿媳妇在一起,可以无话不说了,有时窃窃私语,有时哈哈大笑,开心得很!这就叫和谐,这就叫融洽,这个就叫婆媳关系好!